600万彩票网分分彩

新闻

青春的见证

20多年前,期货这个新事物才呱呱坠地,就被称为“早产儿”数度面临夭折的命运。就外在来说,虽实体经济价格风险有所显露,但能成就期货市场健康发展的条件并不充分,管理上各行业条块分割,法律法规不健全,专业人才匮乏等无不制约着当时年轻的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。可以说,从那时能走到今天,能看到行业被实体经济接受并作为金融体系的一部分而融入其间,是难以想象的,就个人来说,是完全靠着当时年轻人的激情“熬”到今天的。《期货日报》,那时还叫《期货导报》,就是诞生在这个背景下。

给《期货日报》写稿,是出于对期货市场越来越多的困惑。记得当时分析农产品期货,感觉价格波动和农民关系不大,并不能给农业生产者带来转移价格风险的好处。就想,市场主体怎么能解决农民缺位的问题呢?和当时的编辑王伟筠沟通后,写下了《敞开门户广纳粮食生产者》一文。

尽管当时有许多人为因素制约期货市场的发展,但长期来看,期货市场还是能够反映实体经济发展趋势的。为了证明这一点,只有深入实体。搞市场调研在上世纪的期货市场还是蛮“另类”的,为考察当时期货市场的“吃饭品种”绿豆,我甚至坐着内蒙古的地方列车,一直“晃荡”到阿鲁科尔沁旗。当这些第一手资料变成《期货日报》的铅字时,我是欣慰的,“朦胧”只是炒作的需要,“明白”才是市场的根基。

1999年夏秋之交,我和当时南华期货的研发经理胡晓辉搭伴出去调研现货市场,回来路过北京,刚好北京在开行业高层研讨会。《期货日报》的王伟筠、余晓丽都在,就对我们说“你们对品种有什么建议和想法也在会议上谈谈吧”。当着行业高层的领导,我提出了当时绿豆合约和现货脱节的现象,建议重新设计合约,避免因合约设计缺陷而被人为炒作。这段文字,夹杂在当时《期货日报》对该会议的整版报道中,至今我还留有这期报纸以资纪念。

现在,一些原来报社的“老人”都已转战行业的其他岗位。王伟筠在大连商品交易所,余晓丽在中期协。偶尔因公见面,回想以往不免唏嘘。期货是我们青春的见证,而《期货日报》是我们曾经工作交集的纽带。

2001年,我因想更加进一步地“拥抱”产业而离开期货经纪行业,记得中期协是迎着世纪之交的曙光成立的,于是我给报社写了一篇《迈过世纪的门槛》后暂时离开了期货行业,但并没有离开期货市场,而是更加贴近贸易领域为企业做保值。这一段经历更加加深了我对期货市场不能脱离实体经济的认知。2005年,当我重新回到期货经纪行业后,给《期货日报》写了《期货经纪公司业务模式及创新初探》一文,明确提出了期货市场只有帮助实体经济解决问题、发挥功能才有行业存在的根基和发展的空间。

人生短暂,转眼已是白头,但中国期货业乃至《期货日报》却经过初创的青涩正展现风华,年轻人也一茬一茬继往开来。对于一个见证期货市场沧桑巨变,一个因《期货日报》而获得过提携成长的期货老兵来说,此刻回忆过往唯有感恩。

祝《期货日报》20岁生日快乐!

版权声明:本网所有内容,凡来源:“期货日报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期货日报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/发表。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"稿件来源:期货日报"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热门评论

查看全部